《知音漫客》兴衰史:曾被誉为国漫第一周刊如今却沦为95后记忆

《偷星九月天》、《暗夜协奏曲》、《星海镖师》、《神精榜》、《暴走邻家》、《天行轶事》、《浪漫传说》、《九九八十一》、《斗罗大陆》、《斗破苍穹》…

如果小伙伴们看到这些名字,脑海里立马就能浮现出那些熟悉的画面,那么想必你也不会忘记一本叫《知音漫客》的周刊杂志。

在90后基本都已经上学的那个年代,网络技术还不像现在那么发达,大众的娱乐方式也很少,我们第一次接触二次元世界的方式无非就是三种—电视、光碟、漫画书。

就拿漫画书来讲,我们不光看过一些经典日漫的单行本,一些动漫杂谈书,还有国内其他知名的漫画杂志,而其中的最佳代表就是《知音漫客》。

《知音漫客》,由湖北知音传媒集团主管,湖北知音动漫有限公司主办的国产漫画全彩期刊,从2006年发行第一期开始,慢慢地发展壮大…

《知音漫客》的诞生可以说是承载着复兴中国动漫的梦想,从而不断去收集全国各地的优秀漫画家和漫画作品。

其中《神精榜》就是旗下人气作品里连载时间最早和最长的一部,此外与它同期连载的其余作品还有《1区212》、《逍遥奇侠》、《宠物战士》等等。

到了2007年5月,周洪滨和小松共同创作的《偷星九月天》开始连载,这也将成就日后知音漫客和国产纸媒漫画的巅峰时期。

2008年,颜开的《星海镖师》连载,为这个还在成长中的漫画杂志继续注入更强的力量,也是在那时《知音漫客》第一次得到了国内部门和日本讲谈社的赏识,荣获“我最喜爱的十大动漫图书奖”的称号。

2009年,知音漫客成为了中国漫画史上第一个周刊,随着魔王S的《暗夜协奏曲》、李健的《魔人》、江南小说改编的《龙族》、同名动画漫画化的《秦时明月》等众多新作品的入驻,代表着中国纸媒漫画开始进入一个黄金时代。

从2010年开始,《知音漫客》迎来了属于自己的辉煌时期,单月发行量首次突破两百万,这时候的漫客可是群英荟萃,其中《偷星九月天》也开始渐入佳境,展现出“第一国漫”的实力,而《星海镖师》、《暗夜协奏曲》、《神精榜》的表现也是紧跟其后。

当然其他作品也同样不甘示弱,几乎每部作品都能分得一定的粉丝量,称得上是纸媒国漫界的“神仙打架”。

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也恰逢日本动漫界的高光时期,数量众多的动画佳作不断地涌现,在某种程度上讲,当时的《知音漫客》就是中国动漫与日本动漫抗衡的中流砥柱。

以至于那段岁月里,小伙伴们是一边在电视或电脑上看着“死火海”、凉宫、鲁路修、银魂、Fate等日本动画,一边按时去书店报刊买《知音漫客》看那些国产漫画。

“锐”,象征着原创国漫在日漫的统治下,如同一把锐利的尖刀刺破笼罩,同时也突出青春与追梦中不可缺少的锐气;

“幻”,代表着无穷无尽的奇思妙想,也象征着每个少男少女青春成长中无可匹敌的想象力;

“萌”,在吸收日本ACG萌文化的同时,强化爱的感觉和健康快乐的生活氛围;

“燃”,主张少年的梦想与青春张力,突出“热血”、“友情”、“努力”、“胜利”等漫画永恒的主题元素,也彰显着中国动漫产业熊熊燃烧之势。

每一期的漫客按着这个设定依次发行,使得每四期读者都能看到许多题材画风更多元化的作品,而《偷星九月天》便是为数不多可以做到每期都有的国漫之一。

《知音漫客》如此强盛的发展势头,说明了背后公司团队的野心—事实上他们的目标就是要成为中国版的《周刊少年JUMP》。

在往后的四年里,漫客的月发行量最高曾超过了700万,仅凭这一本漫画杂志的营收额就已经占据了知音集团总营收的60%,在销量远远超高最早时候的《知音》杂志。

前面我一直在强调“纸媒”二字,那是因为知音漫客的辉煌恰好只停留在了纸媒时代最后的辉煌。

漫客一边在往着成为JUMP的目标前进,一边在学习JUMP的日漫杂志制度,例如腰斩制度,顾名思义就是连载漫画如果不受欢迎或不被看好,就会被全部下架或强行结尾。

但凡是都有两面,腰斩制度就更是如此—它能够有效激励漫画家更努力地往好作品的方向赶进,但把一些实力欠佳却仍有潜力的作品给堵死了。

知音漫客发展这么久,期间不乏会出现一些被腰斩了的作品,例如《魔人》《花卷丫传》《月影法则》《狼少年》《御狐之绊》等等。

我想上面这些作品,一直追看漫客的小伙伴肯定不会陌生,同样也很好奇当时那些漫画怎么突然就没了。

知音漫客的全盛期一直持续到2014年,那一年虽然还有像《砂与海之歌》这样不错的作品出现,但是漫客的整体质量却明显在下滑。

接着,漫客主编朱家君在那一年被人爆料有过龌龊行为,最终因为这事坐了牢,结果他这一走,许多我们熟悉的作品也开始完结或停载了。

《斗罗大陆》漫画在2014年停载,转载到新出的《凤炫漫画》杂志,原因是上一年漫画方与原作者唐家三少的冲突—

第一国漫《偷星九月天》最终也在那一年迎来了结局—琉星与十月变成婴儿,九月重操旧业,一切似乎都重头再来…

“第一国漫”的仓促完结似乎是冥冥之中必有安排,从往后的日子开始,知音漫客便走向了下坡路。

在2010之后的世界,触屏手机的诞生和相关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加快了全球信息化的普及,越来越多人都开始用手机上网、看视频、玩游戏,尤其是当时弹幕网站的出现让人们可以直接在手机看海外动画。

接着苹果手机和安卓手机的出现,让人们的上网变得更加方便,许多以手机端为主的游戏也开始出现,比如大家过去经常玩的《水果忍者》、《神庙逃亡》、《愤怒的小鸟》等等,原先的看漫画书早已不是大家的首选娱乐方式。

移动端网络的崛起,也带动了网络阅读平台、像布卡、有妖气、TX漫画也早早抢得了先机,在将漫画作品转载到网上观看,而此时的漫客还没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机。

2016年,知音漫客的十周年,放眼外界,大众娱乐的格局面临重新洗牌,那一年《漫画世界》停刊,触屏手机人均一台,互联网走进每个人的生活,手业崛起,全民手游《王者荣耀》诞生。

而看回内部,众多知名漫画完结,如今仍然还在坚持的老作品里,就只剩《星海镖师》和《斗破苍穹》了…

网络时代的到来,意味着传统纸媒时代的被淘汰;漫画质量不如从前,让即便已转载到网络平台的知音漫客在如今的时代缺乏有效竞争力,就这样在这种内忧外患的环境下慢慢地落后了。

纸媒漫画的淘汰,不光是对知音漫客为首的纸媒国漫造成冲击,连隔壁的JUMP也是一样。

曾经的三大民工漫,如今只剩一部《海贼王》还在连载,但是后期漫画的表现也变得力不从心;新生代的两大台柱《鬼灭之刃》和《约定的梦幻岛》也在去年宣告完结。

如今意识到情况不妙的JUMP也是在想尽办法寻找新一代的接班人,例如努力扶持一些表现不错的作品,然后趁机推出改编动画,这也算是一种不错的新人激励方式,例如目前今年最火的《咒术回战》,而已完结的《鬼灭之刃》目前由于动画化的成功得以延续其IP价值。

JUMP作为一个创立了几十年的老牌日漫周刊,它的风雨承受能力比才创立十几年的知音漫客要强一些,而且JUMP的背后可是十分成熟的动画产业链。

而在知音漫客进入衰退期的时候,国产动画仍然处于低谷期,开始的踌躇满志,再到如今的一蹶不振,当初那个“复兴中国动漫”的梦想似乎也随着自己的没落,一同消逝了…

2015年,一部名叫《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动画电影横空出世,精细的美术画面,振奋人心的故事情节,或许就是孙悟空对于中国人的文化情结影响,国产动画那一刻开始就像冲破了五指山一样终于有了起色。(但与此同时国漫的头上也正套着个紧箍咒)

从那时开始,国产动画行业有了更加成熟完善的产业体系,动画最基本的美术作画有了质量上的保证,在故事题材方面可算有些深刻性的内容,动画有了稳定的投资和合格的技术,才能形成一条现代化产业链。

《镇魂街》、《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刺客伍六七》、《凹凸世界》、《画江湖》、《灵笼》、《大理寺日志》等众多国漫精品也陆续出现。

网络技术的发展和媒体渠道的传播,也让这些新时代的动画产业拥有更多元化的布局,致使中国动画终于迈入了全新的发展环境,面对目前已经有些停滞不前的日漫,国漫正在开始奋起直追。

而国产动画正在厚积薄发的时候,知音漫客却已经陷入了平庸之中,时代总是无情地淘汰一切旧时代和不愿进步的事物,其中不光是知音漫客,就连它旗下的许多知名作品也逐渐地被淹没在时代的长河里…

但作为见证过漫客辉煌时期的我们来说,每当提起这些作品时,还是能清晰回忆起它们的模样,因为它们都曾经是国产动漫未来的新生力量,也是红极一时的精品之作。

所以,在现在国漫产业迈向成熟的今天,我们依然渴望着曾经我们看过的那些漫画能够动画化。

就像前段时间,网上有爆料称《九九八十一》动画将定档的时候,网友们都以为是米二之前在知音漫客上连载的那部漫画,结果白高兴一场。

虽然会错了意,但是从这个反应来看,大家还是很希望看到漫客上的作品能有机会被动画化的。

只是由于时间过得太久,人气流失严重,IP价值性不足,加上不少作品的题材过于新颖,漫客动画化的可能性依旧渺茫啊…

不过也不是没有成功的例子,例如猫小乐在《漫画party》连载的《阿衰on line》就成功实现了动画化。(毕竟这种校园日常搞笑漫动画化难度也不低)

最后,真心希望知音漫客能快点找到自己的出路,也希望其他漫画家和动画人在将来能够为国产动画注入一份新生力量,就像当年的知音漫客那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