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球防不住罗队自身难保多特蒙德“保4”也悬了

新年伊始,当多特蒙德连胜沃尔夫斯堡与莱比锡RB这两个劲敌之后,跟排名前3的拜仁慕尼黑、莱比锡与勒沃库森的差距分别缩小为5分、3分与1分。当时很多人都觉得,多特蒙德的大反击已然拉开帷幕。然而在随后的两周内,刚刚重现的希望一下子就化作了泡影,多特蒙德重新笼罩在去年12月中旬主场1比5惨败给升班马斯图加特的阴霾当中。在主场被副班长美因茨05逼平1比1之后,黄黑军团又接连负于两个欧冠席位竞争对手勒沃库森与门兴格拉德巴赫,自第2轮之后首次跌出了欧冠区。而且这轮打完后,多特蒙德甚至有可能降至第8,即彻底跌出欧战区。

假如两周前能顺利地击败美因茨,多特蒙德如今或许早已反超了勒沃库森,甚至有可能回到自己最熟悉的第2位。但是没有假如。在那场本该轻松拿下的比赛中,多特蒙德又一次慷慨济贫,错失超越连续4轮只拿到1分的勒沃库森的绝佳机会。于是在客场挑战勒沃库森时,多特蒙德依旧处在排名落后的位置。而在这场至关重要的强强对话当中,多特蒙德整个上半场都在昏睡状态,仅以0比1落后已实属侥幸。

哈兰德复制了首循环对门兴时梅开二度的表演,多特蒙德却从3比0大胜变成2比4落败。

当布兰特第67分钟扳平1比1之后,多特蒙德才终于展现出应有的实力优势,又接连创造出2次绝佳射门机会,可惜布兰特近距离推射空门竟被塔普索巴在门线处挡住,而桑乔随后与罗伊斯配合后又在禁区中央左脚打偏。更要命的是,形势已相当吃紧的勒沃库森第80分钟抓住默尼耶的停球失误,由穆萨迪亚比与希克策动反击,并由维尔茨一击制胜。在剩余时间里,多特蒙德球员异常消极,根本没有抓住最后时间绝地反扑的决心,即便38岁的少帅特尔齐奇一直在场边鼓掌与吆喝。

这场失利,使得“危机”一词重新与多特蒙德捆绑在一起。德甲半程战罢,他们已经输了6场比赛。而当第二循环刚一开打,第7场失利便接踵而至。18轮就输了7场是什么概念?多特蒙德整个上赛季才输了7场!2018/19赛季,他们仅仅4次落败。多特蒙德上一次在前18轮就输掉7场或以上,要追溯到2014/15赛季,当时甚至输掉了10场,仅积16分在积分榜垫底。也正是在那个赛季结束之后,克洛普结束长达7年的执教,失去欧冠资格的多特蒙德进入了重建阶段。

然而5年半过去了,“后克洛普时代”的多特蒙德工地一直没有如期完工,无论是执教两年并拿到德国杯的图赫尔,还是“短命”的博斯和彼得施特格,抑或是带队两年半的法夫尔,都无法把冠军基因重新注入到这支前欧洲冠军球队当中。尽管在图赫尔与法夫尔手下,多特蒙德拿到了3次德甲亚军,过去5年间成绩最差的一季(博斯与施特格执教的2017/18赛季)也获得了第4,但如今又一次无缘欧冠的危险程度正不断升级。

赶走法夫尔后,多特蒙德临时扶正此前从未有独立执教职业队经验的助教特尔齐奇。高层的如意算盘是让年轻且富有激情,深受更衣室爱戴的特尔齐奇重振球队士气,带队重返正轨并保住欧冠资格,等赛季结束再聘请一名有经验的高水平教练以重新向冠军发起冲击。众所周知,多特蒙德心仪的下一任正式主帅就是克洛普在美因茨05时候的爱徒罗泽。因此与门兴的比赛,又被赋予了额外的意义。

本场之前,多特蒙德已连赢了门兴12回,其中在德甲豪取11连胜。过去两三季,门兴几度接近于“破咒”,但每一次又异常邪门地再吃败仗。这一回,门兴似乎又要重蹈覆辙了。尽管埃尔韦迪第11分钟就利用前场任意球机会头球首开纪录,但桑乔助攻哈兰德连下两城,帮助多特蒙德在第28分钟就反超为2比1。

以那几分钟的形势(哈兰德的两个进球之间,埃姆雷詹还有一脚射门被施廷德尔门线头球解围顶在了立柱上),多特蒙德看上去很快就会拉开比分。结果反超后仅仅4分钟,胡梅尔斯在后场传球失误被断之后,又在禁区前沿鲁莽出脚踢倒了诺伊豪斯。正是利用这个任意球机会,施廷德尔射门造成比尔基扑球不远,埃尔韦迪补射梅开二度,为下半场的逆转埋下了伏笔。

因定位球连续失分而吃败仗,这一集多特蒙德球迷在本赛季已经看过不止一回了。去年11月底主场被连续18场联赛不胜的科隆爆冷2比1击败,就是因为丢了2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角球。到了冬歇期前最后一轮客场1比2负于柏林联盟,多特蒙德又是输了2个角球。死活不吸取教训的多特蒙德,最终在这场“普鲁士大战”中丢了3个定位球——替补登场完成复出的小图拉姆第79分钟接应角球,头球锁定4比2的胜局。

输给柏联后公开不点名批评过队友防守角球时开小差的胡梅尔斯,这一次则在赛后表示:“防守定位球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我们不必去批评比赛中的其他东西。”而踢了71分钟就被换下并在替补席生闷气的队长罗伊斯则表示:“我们总是犯相同的错误。真让人烦躁!”

上一次单场3次定位球失分,发生在2018/19赛季第31轮主场对沙尔克04,那场比赛多特蒙德也是以2比4的相同比分先赢后输。也正是在输掉那场鲁尔区德比后,法夫尔公开表示夺冠无望,引起一片哗然。如今,怯弱的法夫尔早已背锅离开,但这支多特蒙德依旧没有重新硬起来。输给勒沃库森后,轮到队长罗伊斯委婉发表了“夺冠无望论”,“争冠在赛前与赛后都跟这场比赛无关。”

如此灰心丧气的言论,结合伤愈复出以来持续低迷的竞技状态,在多特蒙德连败的背景下,罗伊斯又一次因其队长身份而沦为众矢之的。一贯喜欢哗众取宠的某知名小报公开要求多特蒙德总裁瓦茨克与体育主管佐尔克好好考虑一下更换队长的问题,“因为罗伊斯两年来一直无法证明自己可以带领球队朝着冠军方向前进!”

对于罗伊斯究竟是否适合担任多特蒙德队长的争论并非近期才有。早在一年半之前,即2019年9月下旬,当多特蒙德令人失望地在客场被法兰克福2比2逼平之后,罗伊斯面对记者质疑球队的心态有问题时爆了粗口,当时就有媒体趁机炒作过他的队长资格问题。

不可否认的是,罗伊斯经历长达7个月的伤停之后,如今状态挣扎,在电光火石间总会慢那么半拍,经常跟不上哈兰德和桑乔的节奏,甚至还在对美因茨时射失了本可以带来胜利的点球。但这种情况并非罗伊斯独有。强如诺伊尔,在跖骨骨折痊愈之后的2018/19赛季,竞技状态也跌入了职业生涯最低谷,当时他的德国队与拜仁双料队长身份也没少受质疑。而本赛季开始以来,上赛季经历了十字韧带撕裂的萨内与聚勒,同样迟迟找不回比赛节奏。

在自顾不暇的情况下,要求罗伊斯去发挥肉眼可见的领军作用,确实勉为其难。比赛踢得顺的话,自然不会有太多人在意他手臂上的袖标。但在球队陷入困境的时候,这种尴尬自然会放大。其实媒体对罗伊斯队长身份的质疑,倒不是一味落井下石,也有出于为其减压的考虑。或许没有了袖标,他会在比赛中卸掉心理负担,更好地施展自己的才华。

不过多特蒙德如今的问题,根本就不是谁当队长的问题(就算把袖标立即交回给胡梅尔斯也不见得是明智之举),甚至跟谁当教练的关系或许也并不是那么大(尽管特尔齐奇的执教表现确实无法令人信服),组军思路与球队结构是否合理才是真正需要检讨的地方,因为这支球队始终只能成就个别球员,却不能持续稳定地产生1+12的效果,谁也不知道他们哪场比赛会突然掉链子,克洛普时代的那种气质已然消失殆尽了。

然而在赛季进入中盘的尴尬时刻,多特蒙德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与资本去又一次推倒重建。但为了罗泽而硬着头皮等到赛季结束,错失欧冠资格的危险将越来越大。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时刻,究竟谁才能让多特蒙德硬气起来?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